道学研讨
您的位置:主页 > 学院刊物 > 道学研讨 >

道学与医学

时间:2017-12-02   所属栏目:道学研讨   点击:186次

道学与医学

张绪通 美国明道大学校长

    自古以来,道学与医学水乳交融。道士兼为民治病者众,并通过治病来团结、组织民众,宣扬道学。


一、道学与人类生命
    老子曾提出两个对人类生命非常有影响的概念。第一个概念是:“长生久视”。长生是指着生命的量说的;久视是生命的质。常言道:“蝼蚁尚且贪生,人岂不惜命乎!”继续活下去是生命的基本要求,也是生命的普遍原理。人在生命的过程中,逐渐衰老退化。而代表衰退的象征,最显著的就是由白内障造成的老年性失明。老人在失明之后所受到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巨大苦楚是难以言喻的。失明通常成为长生的后果,因此长生与久视产生了矛盾。易言之,人能企长生以保证生命的量;却不能同时保证活泼健康、青春常在的生命的质。人的青春难以长在,转瞬即逝,犹如滔滔的江水;而尽情享用青春者,又必促成短寿。人要尽量长久地享受活泼的青春,把长生与久视的矛盾统一起来,便成了道学里一个极重要而且现实的命题。中国历史告诉我们:自黄帝以来,不计其数的学者们为这个理想的实现,曾作出了难以估计的贡献和牺牲。 
    第二个概念是:“深根固蒂”,为长生久视提供了方法。如果说第一个概念是目的论,那么,第二个概念便是第一个概念的方法论。深根固蒂是老子以花果树木的生长发展现象来说明生命的规律。要求生命的良好持续,就必须先掌握好生命的规律。要花荣果盛,必须先把根扎稳扎深。根深,然后枝干才能得到保障和必要的营养,然后才可能开花结果。反之,如果根扎得太浅,只要人畜一碰,或是大风一吹,就树倒根拔,以致于枯萎而死,根本就谈不到花荣果盛或长期繁茂。从而产生了东方特有的生命哲学思想与原则,这被东汉以后道教创立者和西汉以来的养生学家、医学家奉为圭臬。也从而造成了中国医学的独树一帜的完整的思想理论。具体来说就是中国医学的:1.整体思想;2.固本培元思想;3.气、血、营、卫循环思想;4.阴、阳、虚、实平衡思想;5.经、络、脏、腑中心病因思想;6.辨证论治思想;7.养生预防思想;8.温、凉、补、泻调合思想;9.用药中五味、五性,升、降、浮、沉,君、臣、佐、使的完全平衡的复方配剂思想。
    中国自神农遍尝百草,黄帝针灸推拿,伊尹煎汤调液,彭祖运气导引,以至扁鹊著《八十一难经》,张仲景著《伤寒论》、《金匮要略》、再加上《黄帝内经》——《素问》、《灵枢》二书,从纪元前二千年到二百年间,中国医学无论在学说理论上,还是在临床实验上,都不仅是完备,而且是高度的发达。在纪元二百年左右,华佗的外科医术也有了充分的发展记录。凡此辉煌的成就都是“中华大道文化”自然哲学思想系统下的硕果。

神农尝百草
    东汉末期,中国有了道教。道教除了浪漫的人生色彩与宗教的戒律形式外,对外抱持“济世救人”的宗旨,对内则抱持“长生久视”的信仰。为了追求实现这样的宗旨与信仰,通过宗教的热忱来实践,从而形成了东晋时代的道、医一体的结合论。其著名的代表者就是《抱朴子》、《肘后备急方》的作者——功封关内侯,道教理论家葛洪。他提出过:“为道者兼修医术,以救近祸。”“为道者以救人危,护人疾病,令不枉死为上功。”把医术定为最重要的修道内容之一。
    因此,道教有了道、医不可分的传统。到了唐代,道教徒中出了一位非常突出的医学家,就是“药王”孙思邈。他是中国医学的集大成者,所著《千金要方》三十卷,共二百三十二门,论方五千多条。包括医理、方药、针灸、内功、推拿、食疗、养生、性理等全面的内容,成为后世除《内经》、《伤寒论》外,医家必读之书。中国医学到此,从大道的独特思想方法,经过后来道教的深刻化,由不断的临床实验长大成熟,从未间断,一气呵成,而自成一完整的体系。然后,东传朝鲜、日本。近世与西洋医学对比,称为东洋医学。亦称传统中国医学,或简称中医。


二、道学与现代医学
    西洋医学,简称西医。用局部放大分析的方法建立起的解剖学,是西医的基础。

从纪元前460年,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460-370 BC.)以来,其医学思想基本上是“治疗”。由于人会生病,疾病为人生带来痛苦。为了解除痛苦,所以必须治疗。医生为什么要为病家治疗?是基于“爱”。爱到底是比较空洞而相对的观念,在“爱”淡化了以后,治病是为了职业兴趣、名誉或金钱。当时希腊人认为:一个生命体的基本构成物是体液,而体液又为血液、黄疸汁、黑胆汁和粘液所组成。疾病是由於四种液汁不相调和所引起。现代人把这种观念称之为“液体病理学(Humoral pathology)”。此种简单朴素的学说后来被罗马盖伦(Galenos,130-201)所继承,一直为西洋医界沿用了好多个世纪。
    基督教严格垄断统治了欧洲约一千五百年。基督教虽然也主张医治疾病,但其主要目的是显神迹。因为人类都犯了罪,而罪的工价乃是死。疾病是神惩罚人的较轻的手段,是神的旨意。病人若要得医治,唯一的方法是向神祈祷悔罪,以冀挽回神的愤怒。教会中有人特别蒙神的恩赐,秉赋医病的特异功能。他们治病不依靠学问医药,而只凭祈祷、按手或洒水、抹油。病人得了医治,便是神迹, 应归荣耀于神。那些讲求医药的医生,严格地说是一种自作主张、违背神旨的人。教会有时也不得已地和医生妥协,称神有时也假借世俗医生之手显现自己的大能。但教会却深恶痛绝那些用药草(Herb)为人治病的“巫医”(Witch-doctor),称他们是巫法,是魔鬼,抓到了就用火活活烧死。
    文艺复兴以后,科学抬头。自从伽利略(Galileo,1609)造出了第一个显微镜,西洋的医学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迁,完全走上了科学的路子。人们从显微镜中看见了人体的细胞,于是产生了细胞病理学。从显微镜中看见了细菌,于是产生了细菌病理学。这两种病理学成为西洋医学病理思想的中心,垄断了西洋医学,直到现在。在实际操作的治疗方面,化学药品在“科学”的大帽子下也随而垄断了天下。由于化学药品大行其势,使中国人发生了追思认同的情怀,想起了过去中国的一些道士们,为了追寻长生之药,锲而不舍地苦炼“外丹”,用的都是矿物金石之品。毒性强,效力快,副作用也大,因此服食者往往都是开始时很见效,再下去都成了副作用的牺牲品。但从科学而言科学,17世纪以前,无论就哪方面说,中国的科学一直都是世界的先驱,同时和“道”都分不开家。英国的李约瑟博士曾下过这样的结论:“在中国文化技术中,哪里发展了科学,哪里就有道学家的足迹。”

古炼丹炉
    西洋医学从19世纪以来,逐渐足迹漫向世界,西洋医学再不仅是西欧的医学。在科学的大纛之下,成了世界医学。或称现代医学。


三、道学与现代医学的反省
    现代医学在两次世界大战的培育下逐渐茁壮。大规模的战争中,为了拯救伤亡,最需要的是三件事:1.外科治疗;2.快速消炎,3.快速镇痛。医学家也借大批伤兵作为临床实验的资料,加快了知识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外科医学获得天之宠儿之称,加上抗生素的发现,特别是最初发现青霉素的时期,大大帮助了外科手术的成功。于是现代医学成了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日派医学体系随着军事政治的破碎而消亡,剩下的只有英美体系。英国在大战中因损失惨重而丧失世界霸权,于是美国得天独厚,医学亦得称霸,代表了现代医学。其特色为:1.医院越盖越大,越讲究;2.组织人事越过越庞博繁大;3.诊疗仪器设备随着科学的进展而日新月异,层层翻新;4.诊疗体系越分越精、越细、越远;5.外科治疗特受重视,几乎无病不动手术(包括移植);6.抗生素广泛运用;7.麻醉镇痛剂普遍运用;8.医疗费用数字突飞猛进;9.医药保险事业宏伟;10.医学院的门槛高深似海。
    根据事物发展的规律,老子说:“物壮则老。”“不道早己。”现代医学经过战后四十多年的跃进,表面上似乎还是威仪尽致,体态万千,实际骨子里的理还乱的问题,纠缠不清,都是背道而驰,自己扼杀生机。1972年2月,尼克松总统拜访中国,把中国的针灸隆重地带回了美国,这可以说是骄傲的现代医学首次碰到了“道”。这对现代医学无疑的是一次预想不到的巨大冲击。于是一部分的医学家们使出浑身解数来抵制中医;另一部分的学者们并不以针灸为满足,更加往深里追究。从针灸、中医,一直追到道学。再从道学的真理出发,对现代医学的问题,作出了反省和再评价重要工作。也有不少有心之士根据道学的原理原则,把现代医学进行改良。归真反朴,回归自然,以拯救即将完全毁灭的人类和世界的呼声,已经是随处可闻,触目惊心的了!兹选出几个现代医学重大的问题及其与道学的关系,分别探讨如下:
(一)免疫系统的问题
    免疫系统是现代医学里一个崭新的问题,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由于科学的发展,工业社会随而发达,各种致死的污染充斥天地之间,严重破坏了人类的免疫本能。同时抗生素等化学药品的普遍运用,一面由于细菌逐渐产生抗力,致使药力失效;另一面抗生素却仍具宏大威力,专门杀死有用细胞,致使免疫机能削弱。特别是最近十年来爱滋病毒,不但使化学药物变成了纸老虎,而且它们还具有专门破坏免疫细胞的功能。现代医学对之只有望洋兴叹,束手无策。因而造成朝不保夕的惊慌恐惧。不仅如此,诸如轻自伤风感冒,重至老年痴呆症、瘫痪症,以及谈虎色变的癌症等等,都是免疫机能衰弱引起的病变。更可惜的是,现代医学对免疫系统的本身和其运作的功能,都知之不详,遑论补充增强免疫功能,更莫论有效治疗由于免疫机能所引起的病变了。
    其实,中国道家学者早已充分注意到免疫系统及其运作功能,并且具备怎样运用主观调控的具体知识与方法。其方法既简单明了,又有速效。这就是三千年来的内丹。内丹也者,即是身体内部自制自有的医治万病的丹药。早在春秋时代已有临床的记录:夏姬练有“内视之法”,临盆三日后,可充实如处子。夏姬名夏南,是当时有名的大美人,她用内丹功来抗衰老,而使青春永驻。
    从系统解剖学来说,人体有许多内分泌腺体。内中七个极为重要,就是性腺、肾上腺、胰腺、胸腺、甲状腺、脑下垂腺和松果腺。中国古代道家的名词称为七宫,就是脧宫(精华之库)、玄宫(水液之库)、丹宫(调节之库)、心宫(循环之库)、嗌宫(生长之库)、命宫(智慧之库)和黄宫(精神之库)。这七宫都互相联系,内分泌彼此互通,一腺亏则各腺皆亏(详情请参考拙著《道的性理学》一书)。根据现代医学的现有知识,认为:位居脑中央的脑下垂腺总统整个免疫系统,胸腺则为大将军。由胸腺造出B—细胞而产生抗体(Antibody),再由胰腺和脾依照抗体所提供的资料造出T—细胞(免疫细胞),周行全体各个部位,祛除入侵的细菌、滤过体病毒、虫和其他有害入侵物。细菌可以被化学药品和抗生素杀死,而滤过性体病毒则还未有化学药品(天然药物——中药则不在此限)能杀死它们。人类平常只靠免疫细胞维持生命。

七宫又称七轮
    脑下垂腺的功能与视丘(Hypothalamus)有着密切的关系。视丘分泌一种荷尔蒙,名叫可体可托芬(Corticotmphin),进入脑下垂体后,脑下垂体才开始它的运作。中国古代道家的“内视”,也称回光反照,是一种眼球运动。利用眼球向里看(闭着眼)来刺激视丘分泌大量可体可托芬,从而促进脑垂的功能,增强免疫功能。这是可以在实验室内得到证明的,不过这个知识在西方还是非常新的。在1977年外格曼医学博士(Richad I. Wagman MD.)的巨著《医学与健康百科全书》(New Complete Medical Health Encylopedia)卷一第71页论到松果腺时说:“关于松果腺我们知道得太少了,甚至还有人争议它到底算不算内分泌腺中的一员。”论到胸腺时说:“我们对胸腺知道得稍微多一点,现在好像有点证据,它和免疫有些关联。”当时医学教科书中,不是根本没提到胸腺,就是说它退化而不存在了。最近,福登百格医学博士(H. Hugh Fudenberg MD.)一再强调这些腺体的重要性,因为他发现它们的功能退化与老年痴呆症有密切的关系。这样说来,现代医学对于免疫系统的知识远不如中国道学里的医学知识了。
    1979年,有一位德国B医生(因不能得到他的同意,不便写出他的全名)是研究内分泌的。他将动物的脑下垂体、甲状腺、胰腺和肾上腺等合起绞碎过滤后,注射到羊的体内。羊开始有严量的反应。他将羊血抽出来,沉淀,滤出血清,注射到人的体内。他说一次注射十毫升,可使人年轻十岁,每三个月注射一次。价钱非常昂贵。以前有一次,在洛衫矶好莱坞明星里大有名的罗森费尔德博士(Celecia Rosenfeld MD.)打电话给我说:“我要到德国去一个月,和B医生讨论些问题,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吗?同时下星期你来洛市讲课时,恕我要缺席了。”我说:“请你替我问B医生好吧, 你知道我很为他担心他的那种做法。”第二个星期我到洛市讲课,在教室见到了罗博士。我说:“你不是到德国去了吗?”他说:“是的,我去了又回来了。因为B医生因自己注射他的灵丹妙药,起了强的反应而中毒死了。”也还有些医生们曾把牛的脑下垂腺直接移植到人的体内,效果都非常不好。正可谓:舍正道而弗由了。现在有人把牛、羊、猪的腺体造成粉剂装人胶囊出售,效果如何?并没有完整的记录可资参考。
    根据经验和实验,我认为除了“内丹功”以外,如果要服药的话,以植物药为最有效而安全,同时也最经济。在60年代里,我曾与日本田中胜太博士合作,进行对老年性白内障做严格控制的实验。试验成功的药物就是张仲景《金匮要略》里的《金匮肾气丸》,也叫八味地黄丸。实验以82个病例,分别治疗164只眼睛,经过8个月,141只眼睛有显著进步(85%),l8只眼无变化(11%),5只恶化(4%)。后来l975年著名的大仓试验,285个病例,经过一年时间,175(60%)好转,34(l2%)无变化,29(10%)有起伏,50(18%)恶化。金匮丸是《金匮要略》的招脾药方。曾被用来治汉武帝的糖尿病(中医名:消渴症)。汉武帝享寿71,并未闻瞎了眼或锯了腿。日本东洋医学会会长大冢敬节老前辈在所著《汉方诊疗三十年》一书中,第291条专列一节讨论金匮丸,名为《八味丸的备忘录》。从高血压、糖尿病到前列腺肥大的治疗,八味丸都有特效。其实这都是老衰退化的所谓成年病,都是免疫系统故障的问题。金匮丸的最大好处是不寒不燥,长期服用没有副作用和任何毒性。
    论到消渴症,是由消瘦和口渴两种症状组合而来的病名,现代叫做糖尿病。唐朝孙思邈曾用蚂蚁做过试验,证明患消渴症的病人尿中有过量的糖分。现代医学对糖尿病的看法形成两种理论,1.认为由于脑下垂腺功能失常,不能照常分泌Vasopressin这种荷尔蒙,以致排尿不禁。由于排尿过多,身体消失过多的水分,所以病人经常觉得口渴。2.认为由于胰腺功能失常,不能制造足够的因素林(Insulin)荷尔蒙,帮助糖分进入细胞,成为身体热量的供应。由于糖分进不去细胞,便积累在血液中,最后从肾脏排出。因此排尿增加而身体消弱。无论上述哪种理论为真,都是原于七个腺体的系统。七腺互通,一腺出问题,七腺都有问题,也就是免疫系统的问题。从时间来说中国道家发现糖尿病与其治疗方法远比西洋为早。若从汉武帝时算起,就要早两千年;若从唐朝孙道士算起,就要早一千年。至于治疗效果,如果以金匮丸和因素林作比较,因素林可以暂时消除症状,但副作用大而危险,终于不能避免瞎眼与切除脚腿。金匮丸没有副作用,但不如因素林马上见效(从验尿的效果看)。我个人的经验,病人每天注射四十六个单位的因素林,在加服金匮丸后,一个星期,因素林的注射需要量减到十一个单位。继续服金匮丸一年,可以完全不用因素林。还有值得重视的一点是,当病人注射因素林时所有的副作用,如发冷汗、头晕、疲倦、恶心、浮肿和阳痿等,在加服金匮丸的第二天开始,副作用就显著减轻,以致于完全消失。
    近年来,爱滋病猖獗起来。爱滋也者,英文为Acquired Immunity Deficiency Syndrome,简称Aids,中译为爱滋,只取其音。按义则为免疫欠缺群候症。目前现代医学称其为不治之症,曾召开好多次世界大会来讨论对策。我在过去十年中以“十全大补”的十味药,个别抽取后冷冻干燥成粉剂,治疗2540病例。其中212人再找不到爱滋病毒,2311人健康工作如常人,17人死亡。因此知道十全大补是免疫系统的好友,同样的没有发现不良副作用。
    在一般的癌症患者(包括爱滋病)红血球的血色素呈暗红色,表面上好像有一层绿色的阴影。同时血液中特别缺乏磷脂和蛋白脂。在用“十全”药的三个月期间,其绿色的阴影逐渐减少,红血素逐渐呈鲜红色,同时磷脂与蛋白脂的量也同等回升。病者的症状也显著改善。因此证实:中医的医学理论与治疗方法,经过科学的解释和认证,必是现代医学的良师。
(二)细菌病理学的问题
    细菌和抗生素的发现是现代医学的两大台柱。但是由于细菌的种类浩如瀚海,人类有限的精力根本不能尽情探索。就已知的细菌来说,抗生素原本可能应付的了,可惜细菌不但产生了抗力,而且不断转形。更因比细菌小几十倍的滤过性菌——病毒,抗生素根本无奈其何。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可说是现代医学一个生死存亡,巨大头痛的问题。因为不论医学的外表形象有多雄伟,只要药治不了病,任你舌辩如簧,也是无济于事。

细菌威力不细
    靠以抵制细菌的抗生素是化学药品,其学理是采取“对抗”与“杀死”的原则。从哲学来看,它是不断制造矛盾与扩大矛盾,所采取的唯一手段是拼个你死我活。从化学药品抗生素的实际性质来说,当他进入人体之后,并没能独具慧眼,专杀坏人——细菌,他是好坏一齐杀。因此病人一旦给予抗生素,如果运气特好,一下子细菌全死,炎症全消。否则,如果细菌未能全部被杀,则必转移阵地,潜伏于地下,等到用药告一段落(化学的抗生素毒性太大,用量必须有一定的限制),细菌逐渐恢复生机,于是发炎,病情反复。几次反复后,抗生素对细菌就完全无效,而使病人的免疫力大大减损,更蕴为细菌的温床,以成难治棘手的慢性瘤疾。因此,抗生素在普遍一再施用之后的今日,已成强弩之末,势不能穿芦缟。早在60年代,无数的医学家就提出过许多警告。从前一度表面上似乎绝迹的肺结核、梅毒、淋病、伤寒等都因抗生素的失效而再告猖撅,并且病势比前更厉。德国的顺势疗法(Homeopathy)学派,更严厉主张,抗生素从头就没有真正消灭过细菌,只不过是暂时把它们压制。如果它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或机会及时反攻,它们的子孙都埋伏在血液里,变成遗传的因子,在人的下一代身上变形地作闹。比如一个人的祖父有过梅毒,似乎是治好了,再没有发过病,后来却心脏病发作而死。其实是梅毒菌在心脏里发作致死。同时他的儿孙都生来就有心脏机能的缺陷。这也是细菌病理学的一部分,只可惜是没有一定有效的解决方法而已。
    再回头从道学来看,中医秉承大道的哲学思想,从矛盾的统一方面着手。天下众生,长在三界之内,活在五行之中,相生相克,各依本性本能互存,也各依本性本能相斥。所谓:一物自有一物降。比如说,白蚁什么木头都吃,唯独不吃红木。所以用木材造屋,不论如何杀虫保护,早迟也必要毁于白蚁,如果屋为红木所造,不劳杀虫保护,几百年也能安然无恙。是所谓:识透了物性,以逸待劳,小小秤锤能压千金。说穿了不过是因势而利导之而已,这就是人类的真智慧。再比如一个橘子在屋里放上一两个礼拜,发霉泛酒气,人就吃它不得了,因为细菌先了一步。即使是新鲜橘子,人爱他,细菌也爱它。人一旦把它吃下肚里,它滋养了人,也同时滋养了人体内的细菌、霉菌和三虫。可是换了“白术”,同样是植物,其性质则大不相同:一片白术切了放在那里,几年都不变,因为虫、菌都不爱吃它,敬而远之。这小小一片白术,它所含的营养,简直难以想象。光是甲种维生素的含量,就是等积鱼肝油的22倍。人若是吃下白术,体内的虫、菌都自动节食,终成饿殍。而人体却得到超等的营养,越加强壮。这是中国人才有的智慧。
    《伤寒论》里的“小柴胡汤”,以柴胡、半夏为主,它们既不主动杀伐,与任何人无损,但虫、菌见了,却自动退避三尺。人体一面得了它们的超等营养,一面平平安安的清除了病原体。再加方内的人参、大枣、甘草等大大增强免疫力并调整各部机能。因此发现“小柴胡汤”是祛虫的和平特效药。小自阿米巴,大至条虫,二十多年临床,百试百验。还有最要紧的好处,你不杀它,它也不必对抗,根本没有因抗药性使药物失效的顾虑。比起西药里唯一广泛应用的杀虫药Flagyl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化学的Flagyl毒性极强,可以杀人。药用时使人头昏呕吐,腹痛如绞,脚腿抽筋,麻木不仁,口苦舌敝,饮食无味等等副作用,不一而足。病人服此药者都被药杀得奄奄待毙,抱怨痛苦至极,生不如死。用久了产生抗药性,弄到虫强人弱,副作用倒完全不见减轻。一旦换了“小柴胡汤,则生气勃发,兴致昂盎,而奄奄待毙者却是自然排泄出来的虫。现代医学的细菌病理学,好似张献忠立下了《七杀碑》,杀杀杀!杀杀杀!杀!西医药的原则是“硬斗死拼”——力敌,和中医药的原则是“因势利导”——智取,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效果上,都是天渊地别。
    同理,在用抗生素治疗后,梅毒验血永远得不到阴性反应的许多案例里,服用“当归紫根牡蛎汤”三个月内就可得到阴性反应,表示梅毒真的被清除了。
(三)外科手术和移植的问题
    现代医学最能炫耀于世者,便是外科手术。近来更加进了移植脏器一项,甚至开发人造器官,将来似乎可达到半机器人的境界。过去中国在三国时代,关于名医华佗的记录,似乎当时的外科手术已相当普遍。为什么后来中医完全扬弃了外科手术呢?这事很耐人寻味,值得予以思索的。大凡学术与时代的水平和社会的需求是分不开的。先秦与汉初,中国医学的理论与治疗都已非常先进和完备。发展到了汉末,外科技术应不为华佗一人所能。华佗个人遭遇到政治迫害而牺牲,不应竟认为整个时代的医学水平和社会需求都因曹操和华佗两个人的纠纷而全部停顿。也不能因华佗一个人的著作出了问题,便假定整个时代的外科技术都与之殉葬了。必定另有更合理的因素:莫不是失去了社会的需要?不会的,关公须要刮骨疗毒,还有千万的军人也须要刮骨疗毒的。莫不是有了更好更有效的疗法代替了那时的外科手术?今假定此说成立,那么,那更好更有效的疗法是什么?
    回答这个问题,须要先作一个实验。厚朴这棵树的树皮含着三种营养素,一个叫做Tetra-hydromanodolol,另一个叫做Isomagolol,再一个叫做Ho-Curare。此三者的功能是帮助胃和子宫细胞再生。如果人患了胃溃疡,服用厚朴皮部的抽取物质,在胃组织获得这些营养材料。两个星期之内,胃的新生细胞取代了病变细胞,长满之后,溃疡全部消失。这是既经济、方便,而又速效的治疗方法。当然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胃切除手术。在这两种方法的比较下,结论是不言可喻的了。外科手术应是最后无法之法的选择,到底是既不经济,又痛苦,而且危险性太高。在中药复方发明后,药学上是一个极理想和划时代的大进步。再经过不断的发展,外科手术的重要性自然相对减低。同时中国的武人,都是要从拜师学艺,练功夫与十八般武器。师傅同时兼任伤科医生,甚至有神效独门的医方,没有对专门外科医生的重要需求。手术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现在几乎已经成为常识:靠切除来治病,是越治越病。曼德松医博(Robert S. Mendelsohn MD.)是伊利诺州医大的教授,伊州管制医师执照委员长,行医25年后,写了《一个背弃现代医学者的忏悔》(Confessions of a Medical Heretic)一书。他也是全美国民健康联盟(National Health Federation)的创始人,十几年来,健联发展得极快,美国每一城镇都有分会,专门反对现代医学的学理、疗法和其官僚腐败结构。我曾经两次被邀请到他们年会去演讲中国医学和哲学,非常受到会员欢迎。曼博士在他的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仅1980年一年,克里佛伦(Cleveland)市的医院就作了2,980个开心手术,24,368个其他外科手术,1300000个检查手术,73,320次心电图,7,770次全身X光检查和210,378其他放射线的检查。他认为这是现代医学草菅人命自我夸张的卑鄙手段,太浪费,太过分,根本是在危害人民的健康,因为他们没有人能拿得出来任何一个数字来证明“治愈的效果”。他在书中第13页说:“我认为百分之九十的现代医学应该从地球上消失,包括它的医生、医院、化学药品和仪器设备。这样广大人民才能谈得上健康和利益。”他又举例说,百分之九十早产儿在最先进的氧气保育箱中保育过的都得了失明或部分失明症。而在设备落后的老式保育箱中保育的婴儿反不瞎眼。后来研究证实,人造氧气在最先进的保育箱里太凝厚了。人造氧的副作用是促成眼后膜纤维增生,致使眼睛失明。可见凡事不可过分,否则,弄巧成拙,欲速不达。
    许多人都知道,在每年二三月千万不可到史丹福大学医院看病。因为四月里医生们要提考绩报告。最显著的办法来争取考绩是开过多少刀。医生本不一定好开刀,一拖再拖,到了三月大关,只要有病人上门就开刀。病人们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二三月里都不上门。这是现代医学制度使然。l991年一项统计报导,美国各大医院的病床百分之六十都是空着的,因为人民觉悟到进医院就开刀不是办法。这也许是曼博士的健联的功效吧。
    美国医师公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简称AMA)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职业团体之一。199l年自己承认过失,说,过去所作百分之六十的外科手术都是不必需的。人民的意见显示,他们公开说百分之六十,实际上至少是百分之九十。这个数字和曼博士的意见相合。今(1994)年2月8日,美国癌症协会公布关于女子乳房扫描检查规定,由过去40岁以上每两年应作一次检查,改为60岁以上。因为事实证明,扫描照像的效果并不准确,有时根本照不出来,使人误信自己无病,而延误了医治。还是用老笨办法检查可靠得多。
    维特格博士(Julian M. Whitaker MD.)是美国最早提倡“心脏病开刀无用论”者之一。他在1985年写了《心脏病自然康复论》一书,主张世界上唯一可医心脏病的有效方法是节食(绝对避免肥、甘),正常营养和适当运动,而绝不是开刀。现在AMA也正式承认了他的观点,因为他们说:从以往经验证实,开刀与不开刀效果无异。其实,从开刀者的后果看,无论作什么样的心血管迂回接换手术,一年以后,全部都再度堵塞,根本是白受罪。自古以来中医坚决主张:忌肥与甘。根据这个原则,维博士创立了他的心脏病、糖尿病研究所,成绩非常显著。
    脏器移植在学理上本是讲不通的,因为任何外来物质进入体内都必受到本身免疫机能的抗拒。因此脏器移入后,必须不断服用抑制免疫机能的药品。以此迟早病人不是因免疫机能丧失而得其他的病死亡;就是因自己的免疫系统与移人脏器作战,两败俱伤而死亡。但由于移植手术利用病人病急乱投医,活得一时算一时的心理,在医院和医生财政创收上大有裨益,故而明知无用,却生意兴隆。富人舍财买命,有脏器可买,多少钱都不在乎。既然有了市场,穷人进了医院,脏器就不翼而飞。医院成为极恐怖的所在。好莱坞还专门就此题材,拍了著名恐怖电影《Coma》,弄得家喻户晓,触目惊心。所以,外科手术兴旺还有这动机与金钱上的因素。
    中医的传统,行医首要就是行善积德。西医学院从无德育,绝无行善积德的观念。现代(美国)父母不问儿女是什么性向和材料,尽量使用压力要儿女学医、学法。要学医学法的人太多,故必须成绩高。成绩高则从考试而来,考试则专凭短期记忆,与悟性无关,与道德更无关。做医生、律师目的是待遇高,职业稳定,受社会重视。可是在学时期长,学费特别高昂,竞争激烈。毕业后负债多(美国学生多向银行借贷学费,毕业后分期加息偿还。可是新毕业者,薪水低,既要住房子,又要开车子,还要组织家庭,处处都得向银行贷款。旧债未清,新债又接踵而来,债上滚债,利上滚利,一辈子也还不了,实际上不过是银行的奴隶),工作紧张,压力大。特别是医生的酗酒率、吸毒率、自杀率都比常人高几倍到几十倍。因此赚钱要多更要快,外科是最佳途径。我亲见过一件事很值得一提,某医师接到证券代理商的电话,告诉他某股票很有希望赚一大笔钱,但马上需要二万元的投资。正好一位病人走了进来,他眼望着病人,心理在打主意:二万元就从你身上来。他说服了病人必须马上住院切除胆囊。这次手术他到手二万一千三百十六元。他把二万交给代理商投了资,赚了许多钱。突然发了财后,夫妻因钱财而闹意见,越闹越僵,遂致离婚。他的独生爱子因家庭变故而患上精神抑郁症,为了安慰他,过18岁生日时,特买了一部新型跑车相赠。爱子吃了镇定剂,又喝了不少酒,飞快地开着新车,撞上了一棵大树。抢救得一命,切掉了一条腿。医药费刚好是二万一千三百十六元。正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在西方虽然不兴讲这些,但宇宙因果规律却是事实,事情倒真是发生的。是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
    美国人生病的顺序,第一位是心脏病,第二是癌症,第三位是肾脏病。对于治肾脏病的方法,如果是发炎,自然是靠抗生素。如果是机能问题,就只有换肾。如今有千万人排队等着换肾。何以美国肾病如此猖獗呢?有一次在美国医师公会年会里,我应邀演讲的题目就是《肾病与饮水》。我问大家两个问题:1.有多少医生们经常劝病人尽量多喝水?有三分之二的人举了手。2.肾脏一秒钟跳动几次?会中没有人能回答。于是我开始详细作了说明,告诉大家肾脏每秒钟跳动38次,人体两个肾加起来共跳76次,与心脏跳动次数相呼应。照这个正常蠕动次数,24个小时,肾脏可过滤水量约6大杯。同时身体因所遇外在温度的不同而蒸发不同量的水分。假定温度适合不须出汗,又不作体力劳动,身体蒸发约2杯水。那么在此情况下,人每天喝8杯水(连茶、汤、饮料、水果)正好配合肾脏功能。假如人喝了更多的水,肾脏就要加班赶工。一般美国人除了喝汤吃水果以外,不住嘴的喝,什么咖啡、果汁、汽水、啤酒、牛奶、葡萄酒……,到处总是看到人们手里拿着罐什么在喝。此外医生还规定他们至少再喝8大杯白水。美国人的肾脏一般非跳60跳不足以应付最低排水工作。换言之,两个肾一起每秒跳l20下,心脏就没法只跳72下了,结果心与肾都拖坏了。肾脏终于不管排水工作,因为管也管不动了。于是全身淤水肥胖,尿酸中毒,体臭恶烈。医生只有开利尿药(Diuretic),把受了重伤的马再打几鞭子,非叫它跑(死)不可,最后就等着换肾。其实要治美国人的病很简单,第一就是劝他们少喝,马上就见效。公会的理事长后来写一封极其恭维的信给我,说我的科学的研究和发现是美国有史以来最有价值的事之一。


(四)精神病学的问题
    精神病学是现代医学里骄傲的新兴的部门。精神病医师在得了医学博士(MD.)后,修习精神病学,再得一个哲学博士(PhD.)。精神病学(Psychiatry)始于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的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认为在人类的意识里有一部分叫做潜意识,它记录储藏了许多记忆的资料,但它对人类精神状态、行动行为和身体疾病的影响非常重大,却又在人不知不觉之中进行。他相信使用精神分析的手段,尽量把人埋藏在潜意识里的记忆资料发掘出来,因以纠正其不正常的影响,庶几可达到医治的目的。人类潜意识中所埋藏的资料,基本上有五类,即:焦虑、悲痛、愤怒、罪恶感和色情感。这些都是从婴儿开始所受的一切感触,不断积累而来。一旦储藏下来,表面上好似完全忘却,但在暗中不知不觉地制造危害。精神病医生一般使用两个法宝,一是和病人慢慢的谈话(包括使用催眠术),套出各种“隐情”,然后予以开导化解;另一是使用镇定和镇痛药剂。美国过去负责开导的人是牧师,但在科学时代来临后,神权没落,取而代之的是科学的精神病医生。由于医生学位多了一个,收费就特高。病人也以看精神医生为荣,显示自己社会地位高,受的压力大,同时有的是钱,居然看得起精神医生,与精神专家游。
    由于基督教败落,人们不参加教会的聚会讲习,失去了仅有的道德哲学思想中心。美国成了一个没有哲学的国家。学校里只有智育、体育,而完全没有德育。因此,美国人从小就只知唯利是图,做人做事的大道理根本没有接触过。除了学校教育外,就是电视,而电视里充满的都是色情与暴力。做父母的平时奔劳于工作赚钱,自己就没懂得做人做事的道理,对子女又焉能有正面的教导。美国人做人做事既无须考虑合不合规律,就只凭目前利益与盲目的感情冲动。见到了就爱,爱起来就爱得死去活来,不顾一切。转眼就怨,怨了就恨。恨起来亦不择手段,伤害对方,唯恐不能淋漓尽致。现代小家庭,本由婚姻而起。美国婚姻是说合即合,说散即散。子女好像皮球,随着婚姻乱抛,不是作为伤害对方争夺战争的工具,就是把来临时泄气泄欲。从而少年犯罪手段越来越狠,年龄越犯越小。小学生带枪上学,学校变成了战场等等,不一而足。历届总统竞选无不以重整家庭为重点。可惜社会积重难返,不过是望洋兴叹而已。区区几个精神医生亦不过是点缀时景,即使能生作用,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大凡一个社会要健康生存,绝不可没有一定的哲学思想为人心定向。中国古代认为人与人之间要维待长久和善,必须有一定的距离。孔子称它为“礼”。他说:“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论语·里仁》)这是说,大家若都能保持一定合适的距离,各让一步,那还有什么问题?所谓:退一步想,便觉海阔天空。古谚说:“夫妻相敬如宾。”距离产生美

夫妻至为亲密,所谓床上夫妻,床下君子。越亲密越容易失控。言语不留神,出了差错,好时无所谓,日积月累,恼了时都成了把柄。如能未雨绸缪,再好也保持一定相宜的距离,就是相敬如宾,凡事各让一步,到白头都不会红脸。家庭不但赖以维持,而且幸福。孔子说,“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这是说,用政策领导人民,用法律刑罚来控驭人民,最好也不过做到使人民勉强表面上做好顺民,不犯法违禁而已。一般来说,上有政策,下必有对策;上有法禁,下必以能钻漏洞为荣。根本是在无形中鼓励人民作恶无耻,社会根本不能真上轨道。如果领导人以道德,使人与人之间都自动自发地保持一定的礼让,那么人们就自然的有羞耻之心,不会超越规格,社会才有真正的和平与善良。导之以政和齐之以刑的特质是上面的规定,强行规定。只要是出于规定,即使是好事,人就自然有反抗的心理存在,所以有效也是暂时的。有了规定还必得有足够的力量去看守执行,不然就是令不行,禁不止。越三令五申,越暴露执行不了的弱点。刁民逞强而善良吃亏,世道自然不能太平。导之以德,齐之以礼,也必须不是出于规定,一定要出于自动自发才能生效。不然就成了吃人的礼教,与政与刑不过是五十步百步而已。这就是老子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怎么才能使人自动自发,端赖春风化雨,循循善诱的教育。老子说,“人之所教,吾亦教之。(只是我还加了一项)强梁者不得其死,(所以)吾将以为教父。”这“强梁者不得其死”七个字真是意味无穷呀!这是现代科学工业社会里最最缺乏的一点,也是现代医学里的最大毛病,更是精神病学里没有的东西。
    精神病学的治疗要术是把病人的陈谷子烂芝麻尽量的都翻了出来(还有例子显示,许多所谓记忆,本来并不存在,是在精神医生一再暗示之下,捏造出来的,然后以假当真)。事后却没有哲学思想来帮助开导化解。于是病人恨上加恨,终于弄到不可收拾。美国所演恢谐笑剧,最爱以精神医生为题材,总是笑话精神医生比病人更神经。因为精神病医生同样是现代社会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人物,再加上平生所学的,所接触的,用以谋生,所治疗的都是些怪现象,更加上此类人想象力又比人丰富,久而久之,自然怪过别人三分。由此所谓现代科学的精神病学才成为社会笑柄。
    如要纠正美国和西方的根本问题,非要让大家觉悟不可,一旦认识到,一味唯利是图,一味是针尖对爪刺,一味分裂矛盾,死拼硬斗,决无好结果,他们自然就要改弦更张。故此,西方仰望如渴的,其唯中国的道学乎!
    1981年,我应挪威奥斯陆大学医学院之邀,讲题为:中国医学与精神病学。自古以来,中医里从没有过精神病学这一科。当接到他们的邀请时,即意味出他们心怀不良。不过大道无畏,决定接受这个挑战。在挪威用了一个星期,详细说明论证,终于获得宾主尽欢,以致后来再连续邀请我去四次。不仅在医学院里讲,他们还组织了广大社会群众听讲,并且去了挪威每个大城市。中华大道普传挪威,发生了很大影响。有人说是应了大预言家诺查丹马思的预言的:“道在欧洲行走,却从斯干的拿维亚开始。”
    用长滨善夫博士所著《东洋医学概说》的话说,中医是一个“脏腑中心病因论”的医学。五脏六腑借着五行的关系来说明彼此间的完全平衡的联系,这是世上独有的平衡论。同时脏腑的虚实不仅是身体疾病的关键,而且关系到精神状态的正常与否。比如说,肝脏的健康与否直接影响到人思维的功能。肺脏的病变,关系到人情感处理能力。为情感而牺牲的林黛玉、茶花女,会演成悲剧的故事,与她们染着严重的肺病有直接的因果。脾脏关系于考虑,肾脏连接于意志,心脏统驭精神等,都在《内经》中有详细的说明和记载。80年代,美国现代医学提倡人造器官,有位医生自愿做试验品,于是给他换了个人造心脏。人造心脏的物理作用扮演得很成功,与真心的供血机能几乎没有分别。可是不久,此人的精神状态大起变化,到了恐怖的程度。要再换回原心,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惨死。从此外科再不敢提起人造心脏的事了。人的精神状态同样对脏腑有直接的影响,如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惊伤心,恐伤肾。这些精神状态都左右着脏腑的运作与功能。因此如有人容易发怒,思维不清,治法不是和他谈话,叫他把不如意事统统抖出来,再说一遍,然后淡淡地劝说一番,或是予以镇静药麻醉一时;而是补肝或泻肝,依实际需要来处理用药。肝脏运作正常后,自然有和平处人处事的能力和清醒的思辨能力。美国药品食物管理局于1987曾发出警告镇静药Valiun太过滥用,它占了美国百分之六十五的全部用药。因为医生治不了病,只将病人来麻醉。而此药既有巨毒,而且副作用多,能引起其他不治之症。
    在《黄帝内经》中,黄帝把脑子和人类的性格、脾气、心性和行动的关系说明得非常清楚详细。比起现代最新的脑科学的知识来,不啻为小巫之见大巫(详情参照拙著《道学的管理要旨》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现代脑科学把脑功能分为两部,左右各赋予人有不同性格。例如左脑令人富于理智思考;右脑予人艺术情感。因此产生A(阳型)B(阴型)两型的人类。美国人Bennett W. Goodspeed根据现代脑科学和最初步的阴阳学说联系起来,写了一本《道的股票学》(The Tao Jone Averages),教人买卖股票赚钱的本领。而黄帝时的脑科学不仅已将人分为阴阳两型,而且从阴阳两型又细分为太阳、少阳、太阴、少阴与阴阳和平五种型态。再有此而细分为五五二十五种型态。由此而诊断人由个性而来,容易感染的疾病和有效调治的方法,举凡保健、养生和治疗都因此知识而获得重大效益。
    前面提到过虚、实、补、泻是西洋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概念。特别是补和泻,英文找不到同意的字,可见他们头脑里根本不能理解。因此西洋人在发展过程中,绝对没有机会发明可以把破损的胃或子宫“补”起来的办法。最接近于补字的英文字是Stimulation和Tonification;前者为刺激,后者为调整。根本代表不了补字的全义。最接近于“泻”字的英文字是sedation或Dispersion;前者为镇静,后者为分散。因此胃和子宫切除是西洋人逻辑思维上的必然论;在中国人的思维里就不是必然论。镇静剂的滥用也是西方的必然论。何以故?思维语言的优越性造成中国医学的优越性故!阴阳五行是中医独有的概念
    以上所述,只不过取现代医学几个最重大的问题加以简短的讨论,其他如现代医学里所强调的科学诊疗仪器也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人是活的,它们到底是死的机器。一度被认为可信赖度极高的乳癌扫描仪,前面也曾提到过,最近发现它并无预期的准确性。根据曼德松医博的资料,即使是最普通的验血验尿等化验,就有百分之二十五至百分之五十的错误不准确性。X光线照片由不同的人看片子,就各有不同的诠释与结论。即使是同一个人看片子,经过几年时间,重看一次,百分之二十五以上都作出相反或不同的结论,因为我是心脏专科的,就讲个心脏科流行的笑话吧:“心电图诊断正常,病人刚走出房门就发病死了。”(The EKG was perfectly normal,but the patient died when he was just walking down to the Hall.)此话也当凡事未必都如预料讲。另外是化学药品造成的反应。这是与时俱增,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化学药品(包括抗生素和各种维他命)不但逐渐失效,而且使人发生敏感症,重者致死。由于现代科学的本身具有极大的局限性,越分析越细,越分析越小。其弊在于只见秋毫,不见薪舆。换言之,都是钻牛角尖的。科学本非万能,人们偏把它当作万能,于是现代科学反成了科学宗教了,内容充满的是迷信。现代医学打的是科学的旗号,自也不能例外。曼德松医博反对现代医学的重大理由之一,就是因为医院并不真是治好人的地方,实际上是个医死人(合法杀人的屠宰场)的地方。现代医学反科学,是个光凭信心迷信的大教会。曼博士用了极大篇幅来论证说明,他说,医务人员雪白的制服就是僧侣的法服;明晃闪亮的仪器就是祭祀的法物;医生口中念念有词,不知所云者就是真经;开肠破肚就是神圣仪式,吃了不是发疯就是发痴的药片就是圣餐;高楼大厦的医院就是教堂。风气所及,连现代的总统们都是钻牛角尖,眼光短浅,品格低劣,能力欠缺,光凭吹牛的科学产品。
    现时科学的最新阶段,是基因的研究。显微镜加上电脑,找到了人类心态体型形成的密码,DNA(Deoxyribonucleic Acid)是组成基因的基础材料,配置于细胞核中,状似极细小丝,称为染色体(Chromosomes)。人体每一细胞有46个染色体,排成23对。从其图像的观察中可以预断人的疾病与生死,借以帮助人知道自己遗传秉赋缺陷,好预作准备。姑不论几年之后,事实如何证明其可靠性,即在目前已经造成相当的恐怖,这种资料很可能会被利用为种种政治或种族迫害的借口。如此分析兮复深析,钻牛角兮再深钻,不知伊于胡底?对人类福利来说,那些空洞遥远的知识,多是似是而非的理论,无补益于人生实际需要,而流弊所招,眼看是祸甚于福。故现代有识之士都觉得21世纪应该是个归真返朴、实事求是的转捩点,也同时都一致认为中国的道学才是世界狂潮的中流砥柱,挽回迷蒙的指南。

染色体不离阴阳
    就医谈医,还有一些学者主张中医应该丢到垃圾桶里去!我想现在北京大学的图书馆里恐怕还保存着这些文字的。那些大言不惭的学者,既不是中医,又不是西医,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发言权?现在再念一遍,方知他们根本没有论证,也没有根据,只是满纸口号,完全是青红不分,飞扬浮躁,感情用事。如果以现代的美国人的口气问,就是你拿了人家多少钱?叫你写出这种广告来?
    老子说:“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惟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这也是道学和医学的基本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