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论道
您的位置:主页 > 学院刊物 > 百家论道 >

道家炼丹术与丹药

时间:2017-12-02   所属栏目:百家论道   点击:138次

张厚宝

 

追溯炼丹术和丹药的起源及发展过程,即知丹药起源于道教的炼丹术,也是道家炼丹术的延续与发展;炼丹术与丹药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没有道教,就不可能有我国现代的丹药。对丹药不应作简单的否定,而应在继承的基础上,结合中医理论和现代科学理论,加以完善和改进,使之服务于临床。

 

中国在原始社会就出现道家,可以这样认为,从道家产生的那一天起,炼丹就与道教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魏伯阳撰著《周易参同契》是世界上最早的有关炼丹的专著,也是世界最早的制药化学的记录。在《神农本草经》里已有用汞,砷制剂治疗疾病的记载,而葛洪可谓中国炼丹史上承前启后的代表性人物。从道家的炼丹术到今天的丹药,道家对我国中药事业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没有道教,我国丹药不可能发展到今天。炼丹术对中国及世界制药化学的贡献也是为世人所瞩目的。

中国是炼丹术出现最早的国家。早在战国末期,燕、齐等国就兴起了神仙说,炼丹就与道家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史记·封禅书》记载,汉武帝的炼丹家李少君曾向汉武帝刘彻进言:“祠灶致物,致物而丹砂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在《淮南子》和《淮南子万毕术》二书中还可发现一些关于炼丹的原料,如丹砂、汞、铅、曾青等的记载。到了东汉,炼丹术进一步发展,并且与新兴的道教结合,借用道教关于长生、神仙等宗教说教为理论工具,使得炼丹术有了更广泛的基础。当时最有名的炼丹家魏伯阳(公元100170年间)撰著的《周易参同契》是世界上现存的最早的有关炼丹著作。这部书把《周易》里的“卦象”与道家哲学思想相结合,作为炼丹的理论基础,基本记载了汞和铅的一些化学性质、化学反应、提炼方法,及黄金的不稳定性、多种金属可制成合金等,并论述了“还丹”对人体所起的生理效应,如丹砂:治身体五脏百病,杀精魅邪恶鬼,久服通明不老,能化汞;水银:熔压还复为丹,久服神仙不死。空青:久服轻身延年,不老,能化铜、铁、锡作金;曾青:久服轻身不老,能化铜;石胆:炼铒服之,不老,久服增寿神仙,能化铁为铜,成金银;太一禹余粮:久服耐寒暑不饥,轻身,飞行千里,神仙等等。

而在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炼丹家要数葛洪,葛洪是一位兼通医药的著名的炼丹家,是中国炼丹史上承前启后人物。葛洪,字稚川,号抱朴子,丹阳句容人。《晋书》葛洪传里记载他是“博闻深洽,江左绝伦,著述篇章,富于班马”。他的著作很多,与医药有关的著作有《金匮要方》一百卷;《肘后备急方》四卷;《抱朴子内篇》廿卷等。他的一些著作对后来道教的发展有巨大的影响,葛洪在道教的发展和炼丹术传播方面,曾起过很大的作用。葛洪研究炼丹术基本上是从道人求仙的思想出发,指出只有服了其“金丹”才能长生久视而成神仙。他曾说过:“不得金丹,但服草木之药及修小术者,可延年迟死耳,不得仙也。

《抱朴子内篇》可以认为是集汉魏以来的炼丹术之大成。其中“金丹”“仙药”“黄白”三卷较集中地讨论了制炼金银及丹药。书中还记载了不少烧丹炼汞的实验方法,炼丹设备及丹方等化学知识。例如“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再如:“取雌黄、雄黄、烧下,其中铜铸以为器覆之。……百日此器皆生赤乳,长数分。”这里雌黄指的是三硫化二砷,雄黄是二硫化二砷,他们加热后都能升华,而得到的“赤乳”,即升华后的结晶体。葛洪除了用汞,硫化汞、铅、砷化合物等以外,还用了许多不很纯的化合物如胆石、消石、寒羽湟(石膏)、赤石脂、矾石、磁石、云母、囟盐等用为炼丹的原料,从而使炼丹术本身积累了许多化学知识,丰富了丹药的内涵,对促进制药化学的贡献是不容否认的。

道家发明了炼丹术,不仅奠定了丹药制作乃至中药化学基础,还对中药炮制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早期的《神农本草经》中记载的一般“金石药”也就是矿物药都需“炼铒服之”。南北朝刘宋时的雷敩所著的《雷公炮炙论》一书中,其书系统地总结了公元五世纪以来的中药修治,加工炮炙方法。由于斅是道学之士,受当时的炼丹服食之风的影响,也就自然而然地表现在他的著作中。如对丹砂、水银、云母、石钟乳、胆石等的炮制方法复杂的程度与炼丹过程大有雷同之处。唐代炼丹术得到空前的发展,但由于很多人急功近利,没有内炼基础,也不得真传,剂量、成分都有问题,所以随之而来的误服丹药中毒而死之现象亦趋严重,所以人们对炼丹术产生怀疑。甚至炼丹者本人,如唐宣宗大中九年(公元855)阴真人《玄解录》中曾说:“点化药多用诸矾石,消硇之类,共结成毒。金砂入五脏内未有不死之兆,甚错矣!世人不知以前服者有不死之人。”所以唐以后炼丹术日趋衰弱,但由炼丹术而发展起来的丹药一直沿续至今。

目前的丹剂也就是丹药也常见于中药及其制剂之中,不过多作为外科用药及皮肤科用药而已。今日之丹剂也是得益于古代的炼丹术。也是炼丹术的延续与发展。但就现今的丹药使用趋势来看,品种越来越少,应用之范围越来越狭,而生产的厂家与作坊越来越少,许多丹药的制作方法与经验已失传,或近将失传,而记载其方法的文献与书籍也很少了,如《中国药典》及国家标准中对许多使用丹剂作为原料的制剂加已严格限制,甚至许多都取消了。这与时代的发展,及我国唯物主义哲学与自然科学的发展,还有炼丹术形成的部分丹药受当时历史条件下而良莠不齐的影响不无关系。但是我认为对炼丹术所形成的中药组成部分之一的丹药不应作简单的否定,应在继承的基础下,加以发展,紧密联系中医理论,结合临床,服务中医临床。还应应用现代科学理论指导,借鉴炼丹术的工艺,来完善并加强丹药研究工作。既要总结前人把丹药用于外科疮疡方面及皮肤科方面有独特疗效,也应结合当前使用丹药在中西各科中的治疗疾病的成功经验及教训。

芦荟

丹剂用于内科疾病及作为内服药,只要对症适量,亦会减轻或避免不良反应。而目前对丹药的少用,甚至不去使用,不利于丹药的发展。当今丹药制备还存在烧炼法与化合法两种,而烧炼法又可分为升法与降法。常用的丹药原料及成品制剂仅有下列几种:红粉(红升丹、三仙丹)主要成分为红色氧化汞(HgO),由水银、白矾、火硝用烧炼法中的升法炼制而成;轻粉主要成分为氯化亚汞(HgCl),由水银、皂矾、食盐、芒硝等炼制而成。白降丹主要由水银、火硝、皂矾、硼砂、食盐、雄黄等炼制而成。另还有铅丹(陶丹、广丹)白粉霜、银朱等。目前市售已少见。其制剂有九一丹等少数几种还在临床应用。但这都是公认的确有疗效的丹药。

从道家的炼丹术到如今还延用的确有疗效的丹药,可以这样认为,道家对我国中药事业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丹药是我国医药宝库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炼丹术与丹药是不可分割的整体。炼丹术是现代制药化学的先锋,为制药化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今天,除了可以挖掘丹药在内科和外科的应用之外,还可以大力研究丹药在养生益寿方面的作用,历史上有“龟龄集”这样的成功例子,今天理应涌现更多成功应用。